猛卒

第九百章 政变清算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高月 本章:第九百章 政变清算

    浑瑊虽然保留了五百亲兵,但按照规定,他的五百亲兵不能进城,只能驻扎在城外,自从昨晚浑瑊参加了六人聚义后,浑瑊便做好了准备,他次日一早便搬到城外,和他的五百亲兵们住在一起,一方面他是防止有人出卖他们,另一方面,他也随时准备出击。

    浑瑊的军营是一座小军营,位于城南三里处,占地百亩,最多可容纳三千军队,这里是成都民团的驻地,但民团早已解散,军营便被浑瑊接手过来驻扎亲兵。

    浑瑊虽然被架空,但他毕竟是剑南节度使,按照惯例,节度使级别可以拥有五百亲兵,所以他这五百亲兵是合法拥有,他们的各种支出由朝廷负担。

    夜里三更时分,一支五千人的神策军悄然杀到,将军营包围。

    “杀进去!”神策军大将张童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三支火把抛向高处,向三个方向的神策军发出了进攻信号。

    五千神策军士兵骤然间杀进了军营,神策军来得太突然,没有一点预兆,正在熟睡中的浑瑊亲兵们措不及防,被杀得一片惨叫。

    浑瑊此时还没有入睡,正坐在灯下细看下午送来的《天下信报》。

    这时,他忽然听见了喊杀声和惨叫声,浑瑊心中一怔,他立刻站起身走到帐门前,挑开帐帘向外细看,只见无数的士兵从四面八方杀来。

    数十名身披盔甲的神策军士兵正向自己大帐这边冲过来,浑瑊大吃一惊,他转身疾奔几步,一把抓起书桌上宝剑,就在这时,大帐被划破,十几名神策军士兵手执短矛冲了进来。

    浑瑊手起剑落,刺穿了最前面一名士兵的胸膛,剑却卡在对方身体内,浑瑊抛下剑,一把抓起对方的长矛,挥舞长矛连杀三人。

    他边战边退,冲出了大帐,他却发现自己被包围了,至少有数百名士兵将他团团围住。

    浑瑊大吼一声,挥舞长矛向西北方向杀去,他武艺高强,对方拦不住他,被他连杀十数人。

    忽然,浑瑊大腿一阵剧痛,他被一支冷箭射中了,他右腿支撑不住,单膝跪下,就在这时,百名弓手乱箭齐发,浑瑊无法躲闪,连中七十余箭,可怜一代名将,没有死在战场,却惨死在自己人的乱箭之下。

    ........

    成都城内,宰相张延赏的府宅也被千余士兵包围,数十名左银台武士翻墙打开了大门,数百名士兵冲了进去。

    书房内,张延赏将一封封信扔进了香炉,同时把六人聚义的誓言书也一并放入香炉,望着火苗渐渐吞没了黄麻纸。

    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管家在院子里大喊:“老爷,有很多士兵杀进来了。”

    “我知道了,你去吧!”

    张延赏心中很平静,他的小妾带着儿子张谂今天天不亮便跟随侄儿张彧一家去长安了,他的毕生积蓄也存放在长安宝元柜坊,他已经没有后顾之忧。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惨叫,他的老管家被左银台的武士刺杀了。

    死亡已经来临,自己该上路了,张延赏低低叹了口气,慢慢站起身来到书柜前,他从一只玉盒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瓷瓶艳红如血,他打开盖子,凝视着瓶中的绿液,

    这时,书房砰一声被撞开了,冲进来五六名黑衣武士,为首黑衣武士厉声道:“张相国,枢密使俱公令你立刻去见他!”

    原来是俱文珍赢了,张延赏冷笑一声,“我乃堂堂的大唐相国,你以为我会去向一个阉人卑躬屈膝?”

    他一仰头,将手中瓷瓶的绿液一饮而尽,‘啪嗒!’他扔掉瓷瓶,平静地在书桌前坐了下来,不多时,他的身体慢慢蜷缩成一团。

    ...........

    天还没有大亮,枢密院所在的玄阳殿前灯火通明,俱文珍坐在宋朝凤宽大的锦椅上,椅子上还垫着一张虎皮。

    在他下首站着一批官员,为首几人是政事堂的相国,五相中除了右相张延赏没有来,左相崔造、户部侍郎班宏、尚书右仆射兼吏部尚书李叔度、礼部尚书兼礼部侍郎乔琇等四人都已经到了。

    &

    nbsp;   这里面李叔度和乔琇分别是霍仙鸣和窦文场的人,班宏则是宋朝凤的人,不过一个时辰前,班宏已经改投俱文珍,向他表达了效忠。

    这时,左银台统领李煌匆匆赶来,在俱文珍耳边低语几句,俱文珍一怔,“服毒自尽了?”

    他随即冷笑一声道:“那还真便宜他了!”

    俱文珍随即对崔造道:“从现在开始,你暂任右相,我会禀报太后正式下旨。”

    听说张延赏服毒自尽,崔造心中着实惶恐,要不是他向俱文珍招供了聚义之事,恐怕张延赏也不会死。

    崔造并不是对张延赏有什么歉疚,恰恰相反,他对张延赏这么多年一直压着他而不满,他现在感到恐惧,是害怕天下人知道是他出卖了同僚,他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但崔造此时没有选择了,他战战兢兢躬身道:“卑职一定会切实履行右相职责!”

    尽管他已经尽量避免奴颜卑词,但他恭敬的态度还遭到了众多官员的暗暗鄙视。

    崔造当了右相,左相就需要有人来接替,俱文珍早有安排,他立刻问道:“杨少卿何在?”

    从官员队伍中走出一人,此人是大理寺少卿杨铭,他之前曾是汉中的梁州刺史,郭宋偷袭汉中得手后,他和长史王艾被放回成都,他是俱文珍的人,在俱文珍的安排下出任大理寺少卿。

    “杨少卿,从现在开始,你暂任左相之职,所需资格,我会奏请太后正式任命。”

    从五品大理寺少卿升为左相,可谓一步登天,周围很多大臣都露出羡慕之色,杨铭心中激动万分,哽咽着声音道:“俱公知遇之恩,卑职铭记于心!”

    一场由宋朝凤病倒引发的宦官集团内部斗争终于爆发,笑到最后的是俱文珍以及霍仙鸣、窦文场三人,这同时也是一场血腥的政治斗争,文官集团同样损失惨重,张延赏自杀,浑瑊被杀,户部尚书董晋、刑部尚书陆贽和工部尚书郭曙被罢官革职,流放播州。

    这里幸运的是鸿胪寺卿张彧,他带着岳母妻儿以及张延赏的小儿子张谂逃出成都,前往长安避难。

    但成都宦官集团的内部斗争并没有结束,接下来便是残酷的利益清算,那些依附宋朝凤、第五守亮、焦希望、张尚等人而大发其财的家族,开始遭到了一家家抄家流放,成都和巴蜀各地顿时哀鸿遍地。

    .........

    长安,《长安快报》和《天下信报》几乎是同一天登出南唐宦官集团内斗事件,只是双方报道的角度不同,《长安快报》是作为一句话消息刊登在头版上,‘宋朝凤病死,俱文珍上台’,它的读者不喜欢这种政治消息,所以《长安快报》没有详细报道。

    但《天下信报》却把这件事写成了详细专题,整整一版都在分析、报道这个事件,它的读者更关注这种重大政治事件。

    就连晋王郭宋也是通过报纸才了解到详情。

    当然,郭宋自有他的情报系统,在事件爆发的第二天傍晚,郭宋便接到了成都的鹰信,知道发生了宦官集团内斗之事。

    官房内,郭宋正和杜佑和温佶讨论成都发生之事,他们二人都是从成都过来,对那边情况了解很深。

    杜佑捋须笑道:“这个俱文珍我和他打过交道,此人心机很深,而且心狠手辣,我怀疑这次宋朝凤之死没有那么简单。”

    “何以见得?”郭宋笑问道。

    “其实从报纸上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如果俱文珍真是宋朝凤的继承人,他就不应该大规模清算宋朝凤的假子假孙,还有,霍仙鸣和窦文场二人也得到了大量好处,说明他们和俱文珍之间有密约。”

    “你的意思是说,宋朝凤并非病死,而是被俱文珍干掉?”

    杜佑点点头,“我觉得只有这样解释,后面很多事情才能说得通,至于第五守亮等人,根本就无足轻重,宋朝凤才是俱文珍想干掉的人。”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道:“其实哪个宦官掌权,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区别,我更关心的是董晋、陆贽和郭曙三人,我想把他们救回长安,为我所用!”


如果您喜欢,请把《猛卒900》收藏,方便以后阅读猛卒第九百章 政变清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猛卒第九百章 政变清算并对猛卒900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