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江山

第三百九十五章 十万两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知白 本章:第三百九十五章 十万两

    李叱他们回到冀州之后,和沈如盏基本上也没有过什么交流,沈家医馆的生意李叱他们不能管,而且沈如盏似乎不喜欢他们经常到医馆来。

    当然就算是说好了能管,李叱也不会去指手画脚,况且沈如盏的强势就在于,所有事都提前摆在明面上说清楚。

    她似乎就是这样一个性格,事情提前说清楚最好,而且说清楚的事绝对不会再说第二遍。

    所以沈如盏的手下人效率极高,她安排的事只说一遍,没记住或是办不好的人,就直接下调等级。

    这正是李叱很惊讶的一件事,因为沈家医馆里,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等级。

    提升一个等级,在医馆里的地位和工钱都会相应提高,而且有一定话语权。

    这最大的好处是催了每个人的争胜心,在一个等级的人,谁也不想输了。

    为了不影响沈家医馆的生意,李叱干脆放弃了另外一半地方,原本那是要开一家镖局的地方。

    然而即便是没有医馆的事,镖局也没法开起来,现在局势风云突起瞬息万变,镖局连冀州城都出不去,谈何生意?

    镖局的生意开不起来,李叱也想过开武馆,毕竟现在有贾阮他们,人手上不算少了。

    可是医馆生意不错,又不想被打扰,索性李叱就派人告诉沈如盏说,那另一半地方可以给她做药房,存药所用。

    沈如盏的回复是......一张银票。

    沈如盏让沈冷的人回报沈冷,地方她要了,但因为不是之前说好的,所以算她租用,这张银票就是房租。

    李叱想着这样多不好。

    给还不给两张。

    原本的三月江楼羽亲王应该是打算从新办起来,但因为最近的事让他没有心情去想别的,所以那地方一直空着。

    李叱就不止一次想过,怎么把那地方也搞到手,然而也不是很好搞。

    车马行。

    李叱他们正在练功,伙计从前院跑过来,说是有个奇怪的人来,要求见当家的,但是不肯说是谁派他来的。

    此时此刻的冀州城里也没什么直接的对手敌人,李叱一时之间也没有想到会是谁的人。

    等李叱到了前院客厅,在这等他的人并没有见过面,很陌生,是一个三十几岁模样的中年男人。

    很斯文的一个人,看起来白白净净,身上穿着的也是一件月白色的书生长衫。

    已经入秋,这件长衫略显单薄,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书卷气太浓,是一个典型的文人。

    “在下风云际,见过当家的。”

    那中年男人见到李叱之后抱拳行礼。

    李叱回礼,然后问道:“先生要见我,可是有什么生意要谈?”

    风云际摇头道:“不是谈生意。”

    李叱笑道:“车马行做的是生意,先生要是没生意谈,其他的事我也不怎么感兴趣。”

    “要谈的不是生意,但是有酬劳。”

    风云际笑着说道:“若是当家的愿意,请随我到延年楼里见一位贵人。”

    李叱问:“哪位贵人?”

    风云际道:“当家的去了就知道。”

    李叱摇头:“不去。”

    风云际微微皱眉,但还是客气的说道:“这位贵人,当家的最好还是见一见,对当家的有好处,对车马行的所有人都有好处。”

    李叱微微眯着眼睛问道:“先生的意思是我不去,对我没有好处,对车马行的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风云际没有接话,这没有接话大概也算是给了李叱回复。

    李叱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先生要喝茶吗?”

    风云际一怔,没有想到李叱为什么突然问他要不要喝茶,这和他的话没有丝毫关系。

    李叱继续说道:“如果不喝茶的话可以走了,我开门做的是生意,除了招呼人的茶水不要钱,其他的都要钱。”

    风云际皱眉道:“当家的,觉得钱最重要?”

    李叱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伙计上前做了个请离开的手势,风云际显然没有料到李叱居然是这样的态度,他看着李叱的背影说道:“当家的就不想知道是哪位贵人要见你?”

    李叱头也不回的说道:“想请人,先去知道知道什么是请人的规矩。”

    风云际沉默下来,觉得有些脸面不好看,于是转身离开。

    半个时辰后,风云际再次登门,他手里拿着一份请帖,求见李叱。

    李叱又从后院过来,风云际见到李叱后抱拳道:“是在下失礼了,还请当家的海涵。”

    李叱问道:“风先生这次来,是来谈生意的吗?”

    风云际道:“是谈生意,所以特意来邀请当家的,三天后,延年楼,贵人在那等候当家的。”

    李叱没接那份请柬,笑着说道:“风先生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一句,招呼人的茶水不要钱?”

    风云际不解这是何意,但还是点了点头回答道:“记得。”

    李叱道:“上一句记得吗?”

    风云际仔细回忆了一下,一时之间有些迷茫,他确实没能马上想起来。

    李叱笑道:“送客。”

    风云际这次真的是有些恼火,他转身离开,走到半路的时候想了起来,李叱的那句话,上一句话是......我开门做的是生意。

    第二天,一辆马车在车马行外边停下来,风云际先下车,然后撩开车门的帘子等着。

    一个披着连帽披风的男人下车,帽子拉的很低,又低着头,看不到面目,下车之后就直接进了车马行大门。

    半刻之后,前院会客厅。

    李叱进门看了看,那个穿披风的人背对门口站着,一直在看着墙上的字。

    那字是李叱练着玩的,他写完就没在意,高希宁觉得浪费,就让人拿出去裱了起来,挂在这客厅墙壁上。

    这些字不是什么整的诗词古句,而是三句让人初看觉得有些像是乱写出来的话。

    第一句是:人生得意须尽欢。

    第二句是:人生最满半得意。

    第三句是:人生说都他妈的对。

    那人一直盯着这三句话,听到脚步声才回头,当李叱看到那人面目的时候忍不住怔了一下。

    “节度使大人?”

    李叱确实是没有想到,要见他的那位贵人,居然是冀州节度使曾凌。

    “李公子。”

    曾凌笑着叫了一声,然后指了指那墙上的字:“这些字是李公子写的?”

    李叱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是。”

    曾凌笑道:“第三句,妙不可言。”

    他坐下来后说道:“须尽欢的人生,是说此话这人的人生,半得意的人生,也是说此话之人的人生,须尽欢的人大概人生一直得意,半得意的人大概人生连半得意都没有过。”

    李叱笑道:“都对。”

    曾凌笑道:“少了他妈的。”

    李叱又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他这笑容啊,实在是太有欺骗性,总是人畜无害的样子。

    曾凌往左右看了看,然后笑问李叱道:“那不要钱的茶,为何还不肯送上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李叱笑着让伙计去泡茶,等伙计把茶送上来后,李叱就让伙计们全都离开,因为他知道曾凌亲自来,一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说。

    曾凌品了一口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想不到李公子这里的茶竟然这么好。”

    李叱心说我也不知道好不好,是从云隐山里让伙计们摘的,他们在那边也没事,摘了又自己炒了。

    当时他问沈如筠说,门主,那山坡上的茶园是仙鹤神宫种植的吗?

    沈如筠回答说是,还说李叱若是喜欢喝茶的话,她让人取一些给他带走,李叱说那多不好意思,我自己去摘吧。

    沈如筠在那么一个瞬间,有些怀疑人生。

    李叱问道:“大人来,确实是有什么生意?”

    曾凌笑道:“李公子之前对我的人说话,也是一样的妙不可言,你说我开门做的是生意,意思是既然想和我做生意,那就登门来说,我猜的对不对?”

    李叱又不好意思的笑起来,还是那么人畜无害。

    曾凌道:“若非要说是生意,也算是生意。”

    他忽然正色肃然起来,看向李叱问道:“杀人的生意,李公子这边接不接?”

    李叱微微皱眉。

    曾凌往门外看了一眼,车马行的伙计们都在远处,距离最近的反而是他的手下风云际。

    曾凌等了一会儿,不见李叱回答,于是他问道:“李公子不问问,我要杀的是谁?”

    李叱回答:“我问了,就是要接了。”

    所以不问。

    曾凌叹道:“夏侯常说,李叱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也是最有原则的人,今日看来,夏侯所言不虚。”

    他看向李叱说道:“我要杀的人叫杨卓。”

    李叱再次皱眉。

    羽王世子杨卓。

    曾凌问道:“李公子也不打算问问我什么理由?”

    李叱摇头不语。

    曾凌沉默片刻,点头道:“是了,若是问了什么理由,大概也是感兴趣了。”

    所以他继续说道:“冀州现在内忧外患,且不说外患只说内忧,王爷对我,现在颇有不满,而这不满,其中三四成的原因是世子杨卓。”

    他看向李叱,李叱依然没有说话。

    曾凌道:“此时若是我死了,冀州必乱,也必失,所以我不能死,但杨卓已经三翻四次的怂恿王爷杀我。”

    李叱还是没有说话。

    曾凌再次沉思起来,片刻后他说道:“你对杨卓应该也有怨恨才对,毕竟当初他想杀你,也想杀夏侯,且不止一次。”

    李叱依然不说话。

    曾凌的视线转向门外,这次沉默的时间更久。

    “杨卓此人早就该死,城中百姓多受他欺凌,欺男霸女也算是无恶不作,只因为他父亲是王爷,所以人人敢怒不敢言,我不能用我的人动手,唯一想到的人,只能是你。”

    他说完这句话后再次看向李叱。

    李叱还是那样,坐在那眼观鼻鼻观心,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

    所以曾凌又一次沉默下来。

    不知道多久之后,曾凌看向李叱,这次只说了三个字。

    “十万两。”

    李叱笑起来,点头:“接了。”

    曾凌也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后他问李叱:“李公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接的?我猜,我说到他不止一次想杀夏侯的时候,你就已经准备答应我了。”

    李叱回答:“十万两。”

    曾凌一怔。


如果您喜欢,请把《不让江山395》收藏,方便以后阅读不让江山第三百九十五章 十万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让江山第三百九十五章 十万两并对不让江山39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