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大明

055:栀子花香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草上匪 本章:055:栀子花香

    已是寅时三刻,天边隐隐发亮,驯象所的百户办公室里,高德跟王昆仑等人对坐无语,连孙婆婆都坐在角落里发呆。

    办公室里烟雾弥漫,高德本来不是烟鬼,此时手里也夹了根烟卷。孙婆婆头上的小花一张一合,吞噬着烟气。

    高德的脱逃计划破灭,王昆仑带着刘小胖等人找到他,要跟他一起商量应对。虽然同进退共生死的姿态很让高德感动,可闷在屋子里久久没有可行方案,也着实让人丧气。

    更恼火的是,本该潜伏在乾明殿外打探一手消息的瞎子队被赶走了,羽林卫以及无终宫里的线人都失去了联系。乾明殿里到底是什么情形,现在是两眼一抹黑。

    “不如去兽园偷几只小狮子小老虎,咱们伪装成巡游驯兽团……”

    灰豆芽发言,却被高德狠狠瞪了眼,把后面的话都瞪回了肚子。

    高德心说你跟你的姐妹们已经在序号为Z的“丐帮计划”里安排好了,别想再掺和其他计划。

    “我们可以去……下港?”

    王昆仑提了个初听很吓人细想还有点可行性的计划,“以驯象所查案的名义去,在那边呆上一阵子。女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了天庙,从敬亲王手里夺回了权柄呢?下港那边我有些关系,咱们只是潜伏在那的话,应该不会搞出大乱子。”

    挺好,退可归位进可跑路,凭着混沌圆盘的发现,哪怕对上高阶异能者乃至恶魔,也有自保之力。

    高德正在寻思,叮铃铃的响声如雷电般撕扯着耳膜乃至心口,众人被吓得蹦了起来。孙婆婆倒是没动,只是额头上小花嗖的一下拢成花蕾。

    桌子上有两部电话,一部是公开的,另一部直通远坂爱,响的是公开那部。

    高德咕嘟吞了口唾沫,既然是这部响了,情况多半不妙。

    “高兄弟——!”

    刚拿起听筒,里面那又大又刺耳的叫喊声让他差点把听筒扔出窗户。

    “高兄弟作的好事啊!女皇已经出了天庙,敬亲王一党正被连根拔起!”

    是林德诚,语气热情洋溢,“高兄弟该比我还清楚,就不多说了。这会女皇和远坂总管已经就寝了,着我向高兄弟传达口谕。”

    “女皇说……高百户辛苦了,自今日起休假三日,只能待在家里,哪也不准去。”

    正为林德诚嚷嚷的消息震惊,再听到这话,高德心头咯噔一跳,这是要他自我软禁?

    “叨扰了高兄弟好梦,罪过罪过,老夫就只说这事,告辞告辞。”

    林德诚一击脱离,高德陷入极度迷茫与混乱的状态。

    王昆仑正满含期待的看着他,身上的通话器骤然响了。

    “什么?羽林卫重新控制了乾明殿?

    “什么?女皇回了乾明殿?”

    “什么?部院和诸卫的人马正在暗索敬亲王党羽?”

    一大堆消息自瞎子那边推送过来,王昆仑也陷入到跟高德类似的状态。

    跟众人大眼瞪小眼瞪了片刻,高德拍额恍悟,自己不是有远坂爱的直线电话吗?

    拨通电话,接线员问也不问就转接了,可对面许久不接,让高德的心又一个劲的往下沉。

    心口坠落了不知多久,咔哒轻响,接通了!

    “高百户啊,还没收到林德诚转达的女皇口谕?收到了?那你还找我做什么?不会看看时间吗?我在睡觉,打扰女孩子的睡眠很无礼欸!女皇……你管得可真宽,连女皇都要管?老老实实回家休息!”

    他只说了声“女皇”,就被对方喷了一大通,到挂了电话,愣是没找到回一句话的机会。

    不过挂断前他似乎听到了另一个女声,像在半梦半醒间呢喃。

    那是……那就是女皇吧?

    高德额头顿时泌出冷汗,女皇和远坂总管睡在一起!两人是对蕾丝?

    直到咳嗽纷纷,他才清醒。挂回电话,如释重负的道:“没事了,女皇和远坂总管都在,这一关咱们熬过了。”

    管她们是蕾丝还是啥呢,只要安好就行。现在她们可是滑溜溜的大腿啊,可得使劲抱稳了。

    办公室里一片欢声,不少人喜极而泣,老实说高德都有些想哭,忒不容易了。

    “回家!”

    他吆喝道:“从今天开始,我要奉旨休假!”

    乾明殿女皇寝宫,其实也就是居家小院里,穿着织花睡衣的女皇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嘀咕:“谁啊?这么晚了还找你?”

    睡衣与女皇款式相同的远坂爱敷衍道:“是个烦人精。”

    她丢开通话器,缩进被窝里,抱住女皇满足的长叹,“好久没跟小姐睡在一起了,受的这点伤真值呀。”

    女皇噗嗤轻笑,揽住她说:“请享受成熟女性的怀抱。”

    远坂爱身躯一僵,发出不爽的哼哼,“我可不是他。”

    ………………

    高德拒绝了王昆仑开车送他,自己骑着侉子摩托回家。这半夜心

    脏都在做布朗运动,出了不只一身汗,正好吹吹风。

    摩托拐进小巷时,天光已经大亮,还没到自家院门口,高德猛然一个急刹。沉重的摩托高高立起,差点倒扣把他压在下面。

    隔壁小院的院门居然贴上了门神!

    摩托后轮轰隆落地,院门嘎吱开启,探出颗白发苍苍的脑袋,却是个老媪。

    “少年郎啊,还好老婆子醒得早。”老媪絮絮叨叨的数落,“若是在夜里,你这偌大动静,岂不是要吓杀人?这小巷就不是骑着铁马纵横驰骋的地方,少年郎你就不怕撞着哪了飞出去?老婆子活了七八十年,见过太多你这样不惜命的少年郎,最惨的那个脑袋被碾得像碎了的甜瓜……”

    高德赶紧下车道歉,左邻右舍可不能得罪了。

    “啥?你就在隔壁?”

    老媪开了门,拍着腿长吁短叹,“还以为这里清净是养老的好地方,结果隔壁住着个烦人郎君。老婆子真是苦哟……这么座小院就要六七万金龙,这辈子积蓄都丢在这了。”

    恍惚间高德还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个广场舞老婆婆呢,他低头拱手,不迭应着。

    “看你生得俊俏,罢了,”还好老媪是个颜值党,让高德的姿色终于用在了正途上。

    “既是邻居,就得守望相助。”高德想走,老媪却还没放过。她推开门户,露出杂草丛生的院子。

    “这人生地不熟的,老婆子还愁去哪找短工收拾院子,”老媪上下打量他,“瞧你手长腿长的,翻土除草这活应该做得利索吧?”

    换了别地别人,这般得寸进尺,高德甩头就走已经是菩萨心肠了。好歹是女皇亲授的锦衣卫百户,大明异能者机关的头目,给你做小工?真做你怕是一刻钟的工钱都给不起!

    可一来他敬老,二来这座院子里留着他的童年记忆,借除草的机会缅怀下算是一举两得。

    高德顺口答应了,不过这会不行,他得好好睡一觉。

    “那就酉时二刻,不能早不能迟。”老媪这计较的嘴脸很让人厌烦,高德也只能忍。“要是忘了,老媪可要来拍门叫唤。”

    “是是,一定准时!”高德应下,到下午五点多他应该已经睡饱了。

    转身要走,一拍额头记起还有问题。

    “老婆子是找牙人买的院子,并不知道前主的情况。”老媪眯眼笑着,“高小哥想知道更多的话,等我孙女回来,问问她或许能有收获。”

    孙女……

    高德并没在意,既然买下一座院子,自然不会住老媪一个人。不过这还是拂晓呢,她的孙女夜不归宿?

    “我那孙女忙得很哟,有时候整天不回来,”老媪那满是皱纹的脸上显出些落寞,“还好老天保佑,今天她应该能回来了。”

    似乎有什么故事,不过与他无关。

    回了自家院子,高德扯开被子把睡得正香的高苗拽起来,吆喝她去弄了点吃食,在妹妹的拳头里甜甜入睡。

    一觉睡到午后,高苗连午饭都给他准备好了,放蒸笼里热了美美吃完,高德终于有了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闲工夫。

    电视里的中京异常平静,完全没提敬亲王的事情,只是谈到从昨夜开始,预计要持续数日的“路路畅通行动“。为了缓解中京交通拥挤的状况,朝堂各部院、中京府乃至各卫所兵马联合封路整顿,敬亲王府和若干朝臣的宅邸都在封锁区域里,自然是遮掩缉拿敬亲王党羽的动静。

    除此之外,朝堂的人事调整也足以让有心者看出无终宫有了大变。

    先皇时代唯一留任的大学士陈士宏也告老了,刚当了几天右都御史的吕适行升任东阁大学士,依旧管都察院那一摊。据说女皇还要提几个老臣当大学士,人选还在考虑中。

    高德心里开始七上八下,驯象所歪曲御门大典影像的行为怕是瞒不住的,这可是欺君甚至是大不敬。即便是为了平复人心,结果也是好的,可女皇到底怎么想,这就难说了。

    女皇如果能对待陈世宏一样,让他高德也告老的话,那简直是太棒了。

    十九岁就能领到退休金,这样的日子就是幸福啊。

    一下午就这么胡思乱想的过去了,高德没忘早上的约定,按时去了隔壁。

    “老婆子要去四下走走,高小哥自便,工具都在院子里。”

    “好的,姚婆婆。”

    老媪姓姚,丢下句话潇洒出门,让高德想起了小区里那些到点就去棋牌室集合的老头老太太。

    “有人吗?”

    高德进了院子,以为姚婆婆的孙女在,吆喝了声却没回应。

    估计是不愿跟自己见面,高德没管,锄头、风镐、镰刀,一样样换着忙乎起来。

    正干得畅快,后脑勺嗒的一痛,像是被石子砸中。

    转身抬头,雪白裹着冰蓝的光华流溢,让他下意识闭眼。

    即便闭上了眼睛,纤纤身影依旧印在眼底,久久不散。

    就听冰棱撞击般的脆声说:“我回来了。”

    淡淡清香渗入心肺,那是异常熟悉的栀子花香。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神大明055》收藏,方便以后阅读魔神大明055:栀子花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神大明055:栀子花香并对魔神大明05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