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男征夫记

分卷阅读106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夜半赏菊 本章:分卷阅读106

    时也是不够的。再加上那几天去上班,进公司大门还是鹤刑搂着进去的,一副柔弱无骨的样子一看就是纵欲过多了,导致本来平息一段时间的公司又开始传开了!

    最后鹤刑也是心疼自家媳妇儿的身体,好东西要懂得细水长流,慢慢吃,怎么能一下子弄坏呢?所以在看到自家媳妇儿炸了猫似的举起拳头的时候,心里笑着的同时,嘴上还要一副讨价还价之势,勉强让媳妇儿满意自己当然是更满意的结果!

    ,这下子,从此两夫夫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本文也要完结了!!(表打我!)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啦!

    第五十一章  契约唤醒

    蜜里调油!

    这四个字也不足以形容谢小花和鹤刑目前的状态,两人所到之处一片粉色气息,空气中冒着爱情的泡泡,倒是真正的应了恋爱中人是傻瓜的箴言。不过这些都是外人看的酸的牙痒痒,设置其身的两人可是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行为多么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同居生活或者说是婚后的生活很平静,不过谢小花很是喜欢目前这种生活状态,没有一些阿飘出现,又有个贴心的爱人没有什么比现在的日子还要好了,除了爱人的需求有点大之外,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满意。

    不过这种满意的状态没有持续的太久,因为狼啸的出现,在谢小花和鹤刑的生活之中掀起了另一番的境遇。

    那是个午后,两人刚吃完饭,谢小花待在厨房一只只的洗着碗,而鹤刑待在旁边接过谢小花洗过的碗一只只的擦拭干净,这种状态持续了两个多月,对于饭后的这种活动,鹤刑也很满意,不用拥抱或者接吻,就只是一点琐碎的家常琐事也会让鹤刑生出一种甜蜜,只因为身边待得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娘小花。

    客厅有外人!明明客厅没有任何声音可是鹤刑还是知道,这是一种直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鹤刑最近有种感觉越来重,就像是以前月圆之夜身体里的血液总会沸腾一样,自从和谢小花在一起了,这种体内血液沸腾的感觉没有再出现了,可是五感确实清明了很多,通常对未发生的事情也能察觉到,前提是有关于自己和娘小花的。

    要验证自己的直觉很简单,鹤刑放下手中的碗,走出厨房就看见安然的坐在自家沙发上的狼啸,而一向随身的额亦都倒是没有跟在身边,这一点倒是挺让鹤刑好奇的,要知道这个家伙的占有欲可是变态的紧!(不要说别人,你也一样!)

    沙发上狼啸抬起头,看到是鹤刑不紧不慢的说道,“契约之法找到了。”心里却想着,赶紧早点办完事,额亦都还在家里等着呢!

    听到客厅声音的谢小花出了厨房看见了狼啸以及那句话。

    契约找到了,是不是自己以后就再也不用怕了?!那契约也不知道对鹤刑的身体有没有害处,不过看着狼啸就觉得自己应该是多想了!

    契约之法既然找到了,狼啸也不想多待,速战速决的将契约之法传入鹤刑的脑中又将一份封存的信纸放在桌子之上,说明了这个是给张天的,然后又一闪影不见了踪迹。

    既然有了契约,能早点帮着自己的媳妇儿脱离这种阴灵体制的鹤刑也没了心思干别的,直接一通电话给了张天。

    为了巴结好堂哥,张天一看电话是鹤刑的,没话说自带着要准备的东西奔赴鹤刑这边,顺带着说了声,阵法人多守着好,不如让章章一起过来如何?!

    挂断电话的鹤刑冷笑一声,这种把戏也敢在自己面前戏耍,不过为了自家媳妇儿,堂弟都是浮云啊浮云!很没有义气出卖堂弟的鹤刑摸着自己的下巴,笑得很是奸诈,如果谢小花看见了一定躲得远远的,可是张天没在跟前也就看不见鹤刑的算计了。

    不出半个小时,张天先是大包小包的背着到了谢小花的家,坐在沙发上看着狼啸留下的书信,心里嘀咕着章章怎么还不来!自从上次酒店出来之后,章章发了好大的脾气,连着几天去酒吧把妹妹,不过自己略施小计,最后还是自己占了便宜吃了豆腐!不过这几天章章怎么避而不见,也不去酒吧了?!这让自己以什么借口找人呢??真是苦恼啊!!

    不到十分钟鹤章悠闲的站在谢小花家门口,想也不用想色棍也在这里,真不想进去!不过像是想到什么画面似的,鹤章猛地摇摇头,推开门进去了。

    原来自从上次发生了徐丽丽事件,鹤章好像从此对女人提不起性趣,不信邪的鹤章每次想做试验最后张天总会冒出来,而且鹤章感觉到自己对张天越来越依赖,最起码是在床事上不在排斥,反倒还挺享受的。苦逼的鹤女王逼急了,想着碰男人总比那个色棍加神棍碰的好,也找过几个b可是每到床上不是没感觉就是犯恶心,这让鹤章这几天非常的郁闷,难道自己天生被人压?!每每想到这里,鹤章总是难以对张天释怀,他不好过,张天也休想好过!

    张天一看见鹤章来了,两眼放光,跟见了肉骨头似的,就差摇尾巴了!

    看不过眼的鹤刑哼了一声,张天乖乖的坐好,成‘我很乖我很听话,我在研究契约’状态。气没处使的鹤章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装十三的张天,找个离张天远远的沙发坐了下去。

    谈起正事张天还是很专业的,看过狼啸留下的书信,按着其中的说法摆阵,所幸阵法简单,估计针对的对象是人类没有那么多的限制,也没有对祖先之类的盟约什么的,看起来实施起来很是简单。

    张天将大概情况说完后,对着这个阵法表示很有信心,这种信心让一直处于不安的谢小花也放心了许多,情况在坏也比现在的自己好上许多。

    焚香,贴符。

    最关键的还是狼啸传给鹤刑的那些密语,这才是关键,而阵法只是辅助用的,要不然狼啸也不会这么快的离开!

    一切布置妥当之后,鹤刑坐在客厅中间双手执起谢小花的手,四周围是张天准备妥当的符纸,而张天与鹤章美其名曰的是护守,实际上是坐在一边静等最后的结果,两人对狼啸的契约之法十分的放心,一点也不担心会有什么后果发生,这也导致在半个小时后,鹤刑猛然的吐出一口血来,吓得沙发上的两只不知所措。

    幸亏张天反应敏捷,经常处理突发事件的张天快速冷静下来,同时脑子里迅速的回想着狼啸给自己留下的信纸上有没有自己疏忽的地方,要不然怎么会吐血呢?

    鹤刑喷血的时候谢小花像是有所感应一

:.


如果您喜欢,请把《娘男征夫记106》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娘男征夫记分卷阅读10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娘男征夫记分卷阅读106并对娘男征夫记10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