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男征夫记

分卷阅读108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夜半赏菊 本章:分卷阅读108

    自己现在也是很困惑。他有着死神摩西的记忆,这些记忆连带着也或多或少的影响着他的习惯举动,比如说冷冰冰的面瘫脸还有不喜欢有人靠近自己,不得不说这些记忆真的很讨厌。不过这些记忆带来的不止是做这些让人讨厌的副作用,更重要的是鹤刑慢慢的发现自己拥有一些死神摩西的能力,比如说能够号召那一把银月弯刀还有一些勾魂摄魄的能力,真的像是一名死神一样。

    鹤刑认为自己与摩西是两个人或者说只是摩西的记忆托给了他的身体而已,而他只是鹤刑,那个有着一个娘们兮兮老婆的鹤刑。尽管如此给自己说可是当第一个晚上,两人躺在床上,从来都是在床上羞涩的谢小花竟然大着胆子慢慢的靠近自己,这本来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可是身体先做法应僵硬了,黑暗中,鹤刑看见自己一直宝贝着的老婆委屈伤心的眼神,那一刻不仅有了杀死摩西的心,连带着自己也被自己深深的厌恶了!那一刻,谢小花受伤的眼神深深的烙进了鹤刑的心底,发誓,不管什么劳什子的摩西,自己再也不要让娘小花为了自己露出受伤的眼神了。

    感觉到娘小花因为自己一瞬间的身体僵硬而退却了,急的鹤刑一把拉过谢小花进了自己的怀中,果然还是老婆好,香香的热热的,幸福啊!浅啄着谢小花的唇,像是怕吓到谢小花般,鹤刑轻轻的开口道,“别怕,老公在这里!”

    一听熟悉的语调,一下午压抑的心谢小花再也忍不住了,钻进鹤刑的胸膛大哭,这举动弄得鹤刑倒是有些不知所措心底却酸酸的,像是哄小孩般,鹤刑慢慢的拍着谢小花的背,过了一会,谢小花止住了哭声,抽泣的道,“老公,我下午好怕,怕你忘了我,不过幸好幸好你没有忘了我”

    这样的谢小花是鹤刑没有见过的,脆弱、柔软、敏感这些都是因为自己,低着头,怜惜爱恋的吻着谢小花的额头,说道,“乖老婆,你只要你只相信老公我就可以了!”只要躲在我的背后无条件的相信我,一切的风雨交给我就好了。摸了摸谢小花哭红的双眼,吻着因为泪水而红肿的眼帘,道,“这次的事也不是全无坏处,起码我现在拥有了死神的灵识以后不管是什么鬼怪也近不了你的身,而且这次的契约成功了,我的命和你连在一起这是谁也分不开的,这些都是好的,别担心了!”叹了口气,怀中的娘小花虽然不哭了,可是一连的伤心仍是藏不住的,这一次看来真的是吓坏他的,鹤刑不由的转移着话题说道,“你知道我身体里现在有了死神的灵识吧?”看到谢小花点头明显是好奇起来,鹤刑心里一笑,爱人还是这么的单纯的可爱,继续的说道,“死神这词是西方的,z国民间把这个叫做牛头马面?”

    “瞎说,是黑白无常,人死后专门勾人魂魄好让早日超生,你说的牛头马面是低级的下手而已。”涉及到自己所知道的的知识领域,谢小花也顾不上伤心了,补充的说道,这些东西都是奶奶在自己小的时候当做故事给自己讲的。

    “好好好,我说错了。不过现在在我身体里的灵识可不是z国的鬼差而是西方的,工作任务和黑白无常差不多不过力量权力可比z国的鬼差大了许多。”说到这里鹤刑故意停顿了一下,故意的想调娘小花的胃口,果不其然谢小花就催着鹤刑赶紧往下说。

    “你身体里的灵识到底是谁啊?还有他会不会跑回来占了你的呀?”谢小花担心的问道。

    扑棱着谢小花的发顶,鹤刑笑着说道,“瞎操心,你老公这么厉害哪能让一个什么鬼差占了去?!我啊!还有一个大宝贝要去‘疼爱’啊!”这疼爱可是加了重音,不怕谢小花听不明白。

    果然一听鹤刑这么一说,刚刚揪起的心一下子给放下了,羞得满脸通红,燥的结巴道,“谁、谁让你说这个了?!”

    “好好好,是老公要一个人疼爱老婆。”黑暗中,老婆像是要炸毛的样子,鹤刑赶紧往下说,“说认真的,你担心的不会发生,摩西也就是那个死神的灵识虽然强大可是我还是我,他消亡之后灵识落在我的身体里,再怎么强大也越不过我。其实通俗的说就是我是摩西的后代,这里指的不是血缘上的而是‘认可’这两个字,不过你老公我可不喜欢这一说法,他是他我是我,我老婆这么漂亮可不想让他占了便宜,口头上也不行!”说的好好的越往后越不正经了。

    谢小花敲着鹤刑的胸膛,心里好笑,鹤狐狸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的自大加臭屁!虽这么说,可笑弯的眼睛可是骗不了人的,谢小花此刻的心像是灌了蜜糖一样,甜滋滋的。

    两人默默的相拥着,鹤刑享受着这一刻寂静里的甜蜜,手里更加紧紧的抱住了那个笑得幸福的小男人。

    气氛很好,鹤刑低声的开口,黑暗中,低沉的男音有着特别特别的让人不自由想靠近的安全感,谢小花静静的听着鹤刑叙述着死神摩西的故事。没什么特别的,摩西是一个能力强大的死神,权力大的几乎可以相较于z国的阎王,每天都板着一张冷冰冰的脸去结束无数人的性命,这样的日复一日,摩西觉得生活很无聊,他活了太久太久几乎忘了以前的他,力量有了权力有了,可是他总觉得身边少了什么,到底少了什么呢?

    在鹤刑讲述着摩西的故事时,谢小花一直在静静的看着鹤刑,当鹤刑讲道摩西对生活的迷茫时,他自己的眼里也不由得露出迷茫,那一刻好像鹤刑就是摩西一样,随时都会飞走

    像是感觉到谢小花的不安,鹤刑回过神来,暗自懊恼,自己还是低估了摩西给自己带来的习惯,竟然能影响到自己。

    这个倒不是摩西的灵识作怪而是摩西灵识才在鹤刑体内复活,鹤刑总要有时间适应适应,就好比一个穷人身上带了一块石头,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这不是石头而是一块价值连城的宝器,平时穷人拿来砸东西的石头一转眼成了价值连城的东西,也是要时间适应适应的。

    “不谈摩西了,这家伙也就是生无可恋没什么好说的!”像想起什么似的,鹤刑说道,“老婆还记得上次花园事件么?还有那个什么婉莹的女鬼?”

    谢小花点点头表示记得,这两次记忆都是很深刻,第一次要不是在最危险的时候有一道银月出现自己早都没了命而第二次鹤刑不知道吃了什么最后一下子变得很厉害,好像完全是另一个人似的。不过老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提起来,难道这两件事都是和老公有关?

    瞧着自家老婆狐疑的眼神,鹤刑真是觉得娘

:.


如果您喜欢,请把《娘男征夫记108》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娘男征夫记分卷阅读10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娘男征夫记分卷阅读108并对娘男征夫记10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